nba比分直播室|nba比分赔率哪个返水多

第693章 深淵自救

作者:葉涵月 返回目錄

推薦閱讀:重生之都市仙尊逆天紅包神仙群系統總裁爹地惹不起余生與你共相守戰神狂飆動力之王無敵神龍養成系統神級修煉系統

800小說網 www.qlwai.tw ,最快更新神醫狂女最新章節!

    第693章

    三長老的話讓大長老瞬間失語,看著面前的三人,原來他們三人早已知曉?

    “為什么早不說?”非要等到現在來處置他。“只想知道你會愚蠢到何時!”二長老淡淡道,畢竟以前的于家只是小家族,他們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現在于家已然翻身為王,短期內不可能會有其他的勢力于之匹

    敵,白家注定要被犧牲,他們煉藥師公會,又怎么可能獨善其身。

    自然要將與白家合作的大長老,好好處置。

    “把他拖下去,廢了他,送給于家當見面禮。”劉藥師直接道,沒興趣再與這蠢人交談。

    “姓劉的,你不能這樣對我!”大長老不愿,可也只能被侍衛拖下去。

    三人面無表情的看著大長老被拖走。

    “會長,現在我們怎么辦?”二長老看著劉藥師問道。

    “去于家!”劉藥師正色道。

    務必要與那煉藥師打好關系。

    龍家

    龍祁鵠陰沉著臉坐在主位之上,許夢辰一臉嫵媚的跪坐在側,小手輕輕為他捶打著肩膀。

    司徒家族的長老沉著臉坐在左側,冷寒軒坐在右側,看著龍祁鵠陰沉的臉,面無表情。“不是說萬無一失,為何會失敗?”龍祁鵠冷冷地看向司徒家族的長老,他出的主意,讓他出手與白家交好吃下于家,在白虎城站穩腳根,可如今,白家已被拿下,李家被

    逐,他的手下無一能回,等于斬斷了他的一條左膀。

    “是那突然冒出的于家三子及他的妻子,誤了我們的大事!”司徒長老一身冷汗,跪在龍祁鵠的面前,渾身顫抖。

    “突然冒出?哼!你一句話將所有的責任就這么輕飄飄的推到了于家人的身上?怪人家三子突然出現?”龍祁鵠勾起一抹笑容,越說笑容越發的燦爛。

    一旁的許夢辰感覺到龍祁鵠的怒氣,渾身一僵,她知道,只要他臉上了出現這樣的笑容,就代表他真是怒了。

    司徒長老不敢吭聲,一旁的族人想要出聲反駁,剛想開口,驟然感覺到身上恐怖壓力,喉間一腥,內臟受到重創,昏倒在地不醒人事。

    司徒長老見狀,低下頭不敢言語,心中卻是懊惱,族人在他手中如同螻蟻,任他宰割,他連護都護不了。

    心中萬分后悔踏上這條不歸路,亦無力抽身,是他們司徒一族主動靠上了這惡魔,葬送司徒一族的未來。“我不管你們用什么辦法,完不成任務,那你們也不用回來了。”龍祁鵠冷顏淡淡道,于他而言,司徒家族只是巴上來的小人,連這點任務都無法完成,如同廢物,不堪重

    任。

    “是!”司徒長老帶著族人離開,遠離院子后司徒長老的臉色立即鐵青。

    “長老,他太過份了!”族人們剛剛敢怒不敢言,這會離開了龍祁鵠的范圍才敢開口。

    “禁聲!”司徒長老黑著臉道。

    族人們立即閉上嘴,后怕的看向四周,司徒長老帶著他們回到自己的院子,冷著臉坐下。

    “長老,現在如何是好?”族人們見狀紛紛上前詢問。司徒長老無聲的嘆著氣,問他如何是好,他也不知道,想要完成任務,如何完成?如今于家壯大,米家扶持,更有勢力相助,根本沒有他們插足的余地,之前所有的布置

    都已被連根拔除,前功盡棄。

    廳中變得寂靜無聲,眾人面面相覷,氣氛沉重。

    角落中,司徒哲抱著紫狐輕輕的撫著它的毛發,沉思著。

    司徒長老瞥見司徒哲不言不語的模樣,心中更是嘆息,司徒家最對不起的,怕就是司徒哲了。

    “哲兒,你有什么想法?”司徒長老突然開口問道。

    司徒哲黯下眼,“沒有。”

    “如今我悔不當初,沒有聽信你的勸告,將吾族拉進這深淵,實在慚愧。”司徒長老第一次認了錯,還是在所有族人面前。

    族人們沉默不語,他們心中何嘗不是滋味,當初以為是一步登天,誰曾想是一步深淵,他們當初如何嘲笑司徒哲,如今便是如何嘲笑自己。

    “現在后悔已晚。”司徒哲淡淡道,他要的從來就不是他們的后悔。

    當初但凡聽他一言,司徒家也不至少會變成現在這般,變成任人宰割的對象。

    是他們自己選擇了自己的路,他無權干涉,亦不會再多言。

    “難道真要絕我司徒一族?”長老無語望天,眼中閃過懊惱后悔等等情緒,亦無法變成現在的困境。

    “想要絕地重生,除非……主動投靠于家。”到底還是心軟,司徒哲淡淡的開了口。

    “那豈不是背叛?如果被抓回……”有族人立即道。

    “橫堅都是死,就看你們怎么選擇了……”司徒哲不再開口,他已經把該說的話都說了,聽不聽……那是他們的事了。

    他,已經仁至義盡。

    抱著紫狐離開大廳,司徒哲望著天,紫狐感覺到他的悲傷,輕輕蹭了蹭他的胸膛,無聲的安慰。

    “……后悔了嗎?我也想,可是,晚了。”司徒哲眸中閃過悲傷,他背叛了自己最好的兄弟,背叛了相信他的師傅,他還有什么臉面去后悔。

    是夜,一抹紫影越過重重防衛,偷偷溜了出去,深深地看了一眼司徒哲的房間,毅然跑了出去。

    于家

    看著眼前的一群人,于崇一向淡定的臉難得挑了挑眉,這是準備干什么?玩負荊請罪?

    煉藥師公會的人壓著一身狼狽的大長老上于家的門,怎么看都不是來看看喝杯茶這么簡單吧?

    “煉藥師公會請見于家主。”劉藥師看到正準備出門的于崇,立即道。

    “真是稀客啊!請進請進。”于正從于崇身后走出,揚顏笑道。

    知道自家大哥不喜歡這套虛的,便主動拉過大哥的活,將煉藥師公會的人請了進去。

    “二弟,交給你了。”于崇確實不喜歡這一套,對著于正點了點頭,將煉藥師公會的人交給于正,他對著劉藥師點了點頭,“我還有事,由二弟帶你們進去。”

    “于大公子慢走。”煉藥師公會的人這會哪會計較于崇的怠慢,笑著讓開路讓于崇先行離去。“請進。”于正笑道,眼中看到大長老時,冷意一閃而逝。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nba比分直播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