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比分直播室|nba比分赔率哪个返水多

第一百八十八章 今日良宴會

作者:千山茶客 返回目錄

推薦閱讀:神級龍衛都市神級醫圣10026劉子光爵少的天價寶貝侯府商女豪門崛起:重生校園商女總裁大人放肆寵極品全能高手

800小說網 www.qlwai.tw ,最快更新重生之女將星最新章節!

    入云樓下,早已被圍的水泄不通。

    客人們都已經被趕了出去,官兵們將門口堵得死死的,姑娘們則驚悸的立在兩旁,不安的看向為首的男子。

    那是個穿著暗綠色描金長袍的男子,衣裳倒是極為精致華麗,只是越是華麗,便越是襯的他那張臉寒磣了一些。他生的極為高壯,膚色很黑,眼睛幾乎是一條縫,油光滿面的模樣。站在此地,既兇且蠻,神情亦是兇橫。

    這便是巡撫夫人的親弟弟,那位童丘石公子了。

    童丘石罵了一聲:“去把人給我抓下來!”

    下一刻,有人的聲音響了起來,“用‘抓’這個字,這位公子似乎不大禮貌。”

    童丘石抬眼看去,便見自樓上款款下來一行人。說話的是個十五六歲的少年郎,風度翩翩,手持一把折扇,面上還帶著溫文爾雅的微笑,雖然那微笑刺眼極了。

    與他一同走來的,還是數位少年郎,都是與他差不多大的年紀,且生的俊朗英秀,器宇不凡。花游仙與丁媽媽走在那些少年的身后,乍一眼看上去,是那些少年將她護在身后了。

    “小畜生,就是你們帶走了姓王的?到本公子的莊子上打砸了一通?”童丘石惡狠狠地問道。

    他正在外頭作樂,陡然間得知了府中進了賊,還沒來得及驚訝,就又得了消息,莊戶上的王生被人帶走了。童丘石立刻令人去尋放在書房中的花游仙的身契,果真不見了。一時間驚怒難當,驚得是竟然有人敢在太歲頭上動土,怒的是一個小小的商戶也敢如此囂張。

    二話不說,童丘石連衣裳都沒來得及換,就帶著人沖進了入云樓。

    “哎?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說。”林雙鶴笑瞇瞇的看著他,“你有什么證據是我們做的?”

    什么證據?當然是因為這群人臨走時居然還大搖大擺的落下話,叫人去入云樓找他們。童丘石何時見過這樣不怕死的。

    “你是哪家的小畜生?”童丘石瞇起眼睛,“如此作為,是嫌命長了?還有你,”他看向花游仙,“賤人,本公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氣,你三番兩次挑戰本公子的耐性,還勾結外人做出如此無恥之舉,今日本公子就要將你們一網打盡,關進大牢,叫你們求生不得求死無門,讓你們知道,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是什么下場!”

    此話一出,“噗嗤”一聲,林雙鶴身后的一個少年忍不住笑出聲來。待發現眾人都朝他看來,他才赧然的擺一擺手,“抱歉,抱歉,一時覺得好笑而已。”

    燕賀興味索然道:“這些痞子放狠話的時候能不能換個說法,顛來倒去都是這些,實在是聽的膩歪。”

    這般不將自己放在眼里,童丘石勃然大怒,“給我拿下他們!”

    身后的官兵們立刻上前,丁媽媽嚇了一跳,就在這時,忽然間,入云樓的四面八方,鬼魅般的涌出數十個黑衣侍衛,齊刷刷的擋在少年們的身前,沉默的拔出腰間佩刀,刀光雪亮,剎那間寒光四溢,殺氣騰騰。

    樓里的姑娘們嚇了一跳,齊齊驚叫起來。花游仙也忍不住攥緊裙角,詫然望向身前的少年們。

    燕賀側頭把玩著垂到胸前的馬尾,道:“無趣。”

    誰都不知道這些侍衛從何而來,又是何時潛入的入云樓。除了肖玨,這些侍衛從莊戶上回來后,都由他吩咐,眼下想來是得了他的令,一直藏身于此。

    “大、大膽!”童丘石也嚇了一跳,他在金陵城里橫行霸道慣了,縱然是金陵的大戶,在他面前也要因著他那位巡撫姐夫的面子不敢造次。沒想到這次啃了個硬骨頭,不但在他眼皮子底下擄人,就算到了現在,官兵都到門口了,還敢叫人來硬扛。

    劍拔弩張,一觸即發。

    童丘石往后退了退,他雖霸道兇狠,但于他本身來說,就是個什么都不會的廢物,只怕這些侍衛連累了自己。他道:“這是藐視朝廷命官,現在就給我拿下他們,生死勿論!”

    楊銘之站出來,溫聲開口:“這位公子,你并未有官職在身,我們這是藐視的哪里的朝廷命官。”

    “你們擄走我的人!”

    “且不說王公子是不是我們擄走的,他是揚州人士,又非公子家仆,何來‘你的人’之說?難道公子私設刑堂,無故囚禁百姓,這要是說起來,犯了律令的似乎是公子才對。”

    楊銘之本就有辯才,童丘石又哪里說得過他?被他逼得說不出個所以然,干脆惱羞成怒,道:“別跟他們多廢話,殺了他們!”

    “殺?”有人開口,聲音清淡,似是覺得好笑,側頭看來,“你確定?”

    這少年個子很高,因此即便沒有站在最前面,也能一眼看到他。加之容貌尤其出色風流,教人想忽略也難。他懶散的站著,淡道:“如果你先說出‘殺’這個字,我們再動手,就算殺了你,也不過自保而已,不算殺人罪哦。”

    “要比一比,是你先死,還是我們先死嗎?”他似笑非笑的看著童丘石。

    被那雙秋水一般的清眸一看,童丘石竟全身上下止不住的冒出一層寒意。他不知道這群人從何而來,亦是什么身份,剛剛有些猶豫,不過再看一眼站在人群中的花游仙,惡膽頓生。

    不管是什么人,金陵是他的地盤,豈能被一群乳臭未干的小子看了笑話!全城人都知道他要抬花游仙,要是今日不將此事拿定,日后花游仙安然無恙的出現在入云樓,或是與王生雙宿雙飛,他豈不是成了金陵城的笑話!

    童丘石何時吃過這種虧?

    他沉下臉,咬牙道:“殺——”

    話音未落,又有人的聲音從門外傳來:“住手!都住手!”

    眾人回頭一看,便見一穿著官袍的中年男子大步而入。一見此人,樓里的姑娘并著丁媽媽連忙拜下身去,恭敬開口:“劉大人。”

    這便是金陵城的巡撫劉瑞了。

    童丘石一見劉瑞,立馬上前,他本就生的高壯蠻橫,偏在劉瑞面前做出孩童姿態:“姐夫!你總算來了,這些小畜生擄了我的人,還氣焰囂張,現在居然敢對官兵動手,姐夫,他們根本沒將你放在眼里!”

    劉瑞怒道:“閉嘴!”

    童丘石愣住,一時沒有說話。

    禾晏看向劉瑞,這位金陵城的巡撫看起來和他的惡棍小舅子不同,生的一副文人的清雋斯文模樣,甚至還有幾分正氣凜然。不過看他對自己親戚的縱容程度,可見也是個表里不一的。

    劉瑞對著堂廳中眾人拱了拱手,道:“對不住,秋石年幼,行事魯莽,此事都是誤會,游仙姑娘沒有受傷吧?”

    花游仙沒料到這位一直高傲不近人情的巡撫大人,今日何以會這樣和藹的問她,一時間莫名其妙,回道:“謝大人關心,游仙一切都好。”

    童丘石心中憤懣,這些人來砸他場子,自己的姐夫非但沒有向著自己,怎么還對那賤人和顏悅色?倒是一邊的丁媽媽看出了門道,目光在這群少年身上掃了一圈,心中感慨,自家女兒這是運道好,遇上貴人了。

    “那就好。”劉瑞微笑著將目光投向其余人,問:“各位小公子并非金陵人士吧?敢問來自何處?到金陵是作何?”

    劉瑞心中也打鼓,今夜他在外頭,聽得府中有人來報,說是巡撫府上進賊了。劉瑞很吃驚,怎么會有人想在巡撫府上動手?后來小廝傳回消息,說是丟了花游仙的身契。童丘石的事情,劉瑞也早有耳聞,但他向來對這些事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任童丘石在外狐假虎威。

    這一次,劉瑞本來也以為是那王生差人報復,本來還有些怒意的,一個小小的商戶,也敢如此放肆,可后來下人送來一張帖子,說是在書房找到了,大概是來人不小心落下,劉瑞一看到那張帖子就愣住了。

    那是一張金陵詩會的請帖,上頭邀請的人叫燕賀。出自左右翼前鋒營統領府上。

    他一個金陵巡撫,是萬萬不敢跟朔京的正二品高官相提并論的。劉瑞是個聰明人,來人什么都沒落下,偏偏落下這么一張詩會請帖,分明就是故意顯明身份的。他如何敢插手,還沒來得及通知童丘石不要輕舉妄動,就聽說童丘石帶了官兵去入云樓堵人了。

    劉瑞嚇得立刻趕來,萬幸在動手前攔住了。

    “大人明察秋毫,我們的確不是金陵人,”楊銘之謙和的微笑,“是從朔京來到金陵,特意趕上金陵詩會的。”

    果真是詩會!

    劉瑞心中有底,就是不知道這一群中,哪個是哪位前鋒營統領府上的公子?

    他心中百轉千回,面上卻不顯,只笑道:“金陵城能有小公子們這樣的貴客,可真是三生有幸了。”

    “不見得吧?”林雙鶴搖搖扇子,“剛剛大人的這位……親戚還對我們喊打喊殺的,嚇死人了。還口口聲聲叫我們小畜生,”林雙鶴作勢苦惱的思考,“在下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有人這么叫我。回頭告訴我父親,聽聽他會不會生氣,畢竟我是小畜生,他就是……”

    劉瑞汗如雨下,一腳將身邊的童丘石踢得跪倒下去,罵道:“無禮!還不快跟小公子道歉!”

    童丘石冷不防挨了一腳,心中憤憤,他不曉得燕賀身份,不如劉瑞緊張,還掙扎道:“他們擄走了我的人,且不提那王生,花游仙的身契被他們偷走了……”

    “你說的身契,是這個嗎?”燕賀從袖中抖出一張紙來,一見到這張紙,童丘石就道:“不錯,就是這個!果然是你們偷的!”

    “童公子這話說的不對,這張身契,本就一直在入云樓里。畢竟丁媽媽養了游仙姑娘這么多年,若說是你的,請問童公子花了多少銀子,賬上可有記載?”

    童丘石說不出話來。

    他慣來做無本生意,連女人也是一樣。看中了花游仙,便強逼著丁媽媽將身契給了自己,一分錢都沒花。這時候問銀子,問賬目,當然什么痕跡都沒有。

    林雙鶴笑了:“難不成是丁媽媽主動將游仙姑娘送給你,這么大個活人呢,就這么白白的給了。這在我們朔京,就算送只貓兒狗兒都要給點酬禮,怎么,在你們金陵,原來都是可以白送的。還是……”他話鋒一轉,笑容更燦爛,“巡撫府上慣來如此?”

    這可是在指責他貪墨受賄!劉瑞臉色大變,不等童丘石反駁,便立刻開口:“這小子大概是昏了頭,才會胡亂說話。身契自然是在游仙姑娘手中,至于游仙姑娘是童丘石的人…...這是無稽之談!游仙姑娘是入云樓的人,整個金陵城都知道,與我們劉家沒有任何關系。”

    童丘石還想說話,劉瑞身邊機靈的小廝已經上前,用帕子將他的嘴堵上了。

    楊銘之神情溫和,仿佛是真的相信了劉瑞的話,好心開口:“原來如此,不過劉大人應當好好教導一番自己的表弟了。既與游仙姑娘沒什么關系,卻又到處揚言游仙姑娘是你們劉府的人,還要對我們動輒打殺,如此一來,日后童公子做的惡,豈不是都算在了劉大人身上?所謂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旁人可不會分辨劉大人與童公子,統統按劉大人的過錯算。”

    這是在敲打他,劉瑞出了一身冷汗。這頭還沒想好應對的措辭,那頭那個束著高高馬尾的少年斜晲了他一眼,語氣不善道:“游花仙子是我們的朋友,誰欺負游花仙子,誰就是跟我們過不去。”他轉向花游仙,眼睛雖是對著美人,話卻是對著劉瑞他們說的:“游花仙子,倘若以后有人找你麻煩,你便讓朔京前鋒營統領燕家府上找我,我必為你出頭。”

    “還有我。”林雙鶴笑著開口,“我們林家雖無兵馬,宮里卻也認識幾個人,我祖父常常見到太后娘娘,你的這點小事林家尚能庇佑。”

    “我爹是內務府總管……”

    “太仆寺卿……”

    “戶部尚書……”

    這群少年每念出一個名字,劉瑞心中都要抖三抖,不過須臾,衣裳里里外外,全都被汗浸濕了。他們究竟有沒有說謊,只消去金陵詩會那頭打聽一下便知。但不必去打聽,劉瑞此刻也信了八成。

    他們個個瞧上去都英氣不凡,軒朗傲氣,若非出自高官大戶,決計不敢囂張至此。這一個兩個看似是在對花游仙說話,其實是在警告。劉瑞心中發苦,誰能想到一個花樓女子,竟能讓這么多高官家的小少爺來為她撐場子。

    劉瑞擠出一個笑來,道:“小公子們說的是哪里話。游花仙子是金陵人,若有人膽敢欺負他,應天府便是第一個不答應。何須勞煩公子們?”

    林雙鶴微微一笑:“劉大人可要記住自己今日說的話啊。”

    “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劉瑞正色道:“整個入云樓都可以為在下作證。”

    “甚好,”燕賀挑眉,“你總算順眼了一回。”

    他這般不敬的姿態,劉瑞雖氣惱,卻也不敢多說什么。楊銘之對著他行禮:“那么日后,就請劉大人時時關照著入云樓,和我們的朋友游花仙子了。”

    “那是,那是。”劉瑞賠笑道。

    又你來我往的試探寒暄了一陣,劉瑞才帶著童丘石和兵馬離開。今夜等他回到劉家,該如何教訓童丘石,那都是他的事了。入云樓里,采蓮將門掩上,樓中便爆發出陣陣歡呼。

    姑娘們都高興極了,童丘石在金陵作惡多端,姑娘們敢怒不敢言。又因花游仙的事,人人擔心憂懼,如今塵埃落定,劉瑞討了個沒趣,悻悻的走了,可真叫人揚眉吐氣。

    花游仙走到眾少年面前,亦是激動不已,眼中含淚,忽然跪下身去,對著眾人磕了個頭,長聲道:“各位小少爺大恩大德,游仙無以為報,若有來生,定當做牛做馬,在所不辭。”

    “游仙姑娘請起。”大家嚇了一跳,七手八腳的將她拉起來,既有些得意,又有點不自在,紛紛開口,“這本就是我們應當做的。”

    “大丈夫當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我們學館里先生都是如此教的。”

    “那童丘石實在可惡,不過有我們在,日后你們也無需懼怕他們!”

    丁媽媽瞧著他們,忍不住低頭笑了。心道這群少年不知是怎么樣的,雖然各有各的小脾氣,卻并無貴族子弟的輕狂。尋常人縱然追捧愛慕,可心中對青樓女子多有輕慢不屑,更不會主動說出“是我們的朋友”這樣的話。

    他們卻說得坦蕩自然,并未有半絲猶豫。

    此番金陵詩會,遍請大魏名士,來自五湖四海的才子都會相聚至此。各有所長,可這一回,卻是這些朔京學館來的少年們勝了。

    ……

    游船靠岸了。

    禾晏一行人走了下去,花游仙笑道:“小少爺們請隨奴家來。”

    時日已經過去了這樣久,以燕賀肖玨他們的年紀,如今斷然稱不上“小少爺”。可花游仙卻還是用當年的稱呼,讓禾晏一時恍惚,似這還是當年的那個夏日,他們一同乘船來至金陵,偷偷地溜進笙歌燕舞的花樓,為里頭的綺麗春意所驚。

    入云樓還是那個入云樓,看起來卻舊了許多。門口的牌匾被重新寫過,卻不如過去熱鬧了。

    林雙鶴指著牌匾:“這字……”

    “去年下了一場大雨,”花游仙笑言,“聽說將門口的牌匾吹掉了,媽媽便差人重新寫了一塊。不過,奴家也覺得,不如從前的好。”

    從前的氣勢恢宏,如今的端正娟麗,卻非當時舊樓。

    隨眾人走了進去,見花游仙帶著一行人進來,里頭的姑娘們都愣了一愣。一個年紀稍長些的迎上前,問:“游仙,這是……”

    “你瞧瞧這是誰?”花游仙笑道。

    那姑娘疑惑的看來,禾晏亦朝她看去,愣了一下,這姑娘,居然是采蓮。

    她也比當年長大了一些,倒不見當初的楚楚姿態,顯得冷艷了起來。采蓮迷惑的盯著他們看了一會兒,恍然道:“他們是……當年的小少爺們?”

    “不錯。”

    林雙鶴還記得采蓮,一展扇子,笑盈盈開口:“采蓮姑娘,這么多年了,可見大家心中還是念著你的。”

    采蓮也有些激動。入云樓日日復一日,日子沒甚么區別。大抵當年令童丘石吃癟一事,便是他們此生做過的最驚心動魄的一場經歷了。那些朔京來的小少爺,各個出自他們想都不敢想的高門,并未如尋常少爺一般輕蔑瞧不起她們,還說出“朋友”一事。

    偶爾采蓮都會想著,那會不會只是一場夢,如今乍見故人,采蓮激動地說不出話來。

    “有客人來,你去叫廚房做一桌好酒菜。”花游仙笑道:“今日不醉不歸。”

    采蓮應了一聲,忙吩咐廚房去了。

    一邊的姑娘們有些好奇的朝他們看來,林雙鶴四處看了看,沒看見丁媽媽,就問:“丁媽媽哪去了?既是故人,也該跟她打個招呼。”

    花游仙聞言,眸光一黯,半晌道:“丁媽媽已經不在了。”

    原來花游仙隨王生去了揚州兩年后,丁媽媽便患了風寒,臥床不起,原本以為只是場小病,卻越來越重,到后來,眼看著就要不行了。丁媽媽膝下沒有兒女,入云樓里,原本最疼愛的就是花游仙。采蓮給花游仙寫了信,花游仙聽聞消息,原本是要趕回來探病的。可那時候她已經和王生成親,王家雖是商戶,規矩卻半絲不少,別說她千里迢迢的趕回金陵,就連入云樓,都不許花游仙日后再沾上半點關系。

    花游仙被困在揚州,不得出門一步,沒能趕上見著丁媽媽最后一面。丁媽媽抱憾離去,臨走之時,索性將入云樓送給了采蓮。

    如今,采蓮就是入云樓的“蓮媽媽”。

    眾人聞言,不免有些唏噓,那個精明潑辣卻又有著柔軟心腸的婦人,如今竟也不在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nba比分直播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