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比分直播室|nba比分赔率哪个返水多

第一二六章 周凯的理论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都市神级医圣10026刘子光爵少的天价宝贝神?#35835;?#21355;总裁大人放肆宠极品全能高手帝国老公狠狠爱桃运神医

800小说网 www.qlwai.tw ,最快更新妖夏最新章节!

    不管怎么样,盛夏家的年夜饭,还跟往年一样,丰盛精致。

    曲灵跟宋?#21490;?#29609;的再愉快,对于宋词邀请她到她们?#39029;阅?#22812;饭这事,还是坚定不移的拒绝了,宋词她妈做的饭,她又不是没吃过,实在是太难吃了。

    天近傍晚的时候,邹玲和周凯一前一后进来。

    米丽看到周凯,才想起来,周凯昨天被老常揪出去的时候,恨不能一个转身立刻再回来,怎么到现在,这中间都隔了差不多一整天了,这会儿才过来?

    邹玲?#20154;?#26469;得早,看样子不是跟邹玲在一起,难道昨天一个小半天的功夫,他又有?#35009;?#28010;漫之遇了?

    米丽和老常都不是人,卫桓走的时候又留了药,那药是真好使,这会儿,米丽和老常身上的伤,已经完全看不出来了。

    米丽忙着炸元宵,老常沉着?#24120;?#23558;红酒倒出来醒着,再去拿白酒,热黄酒,这一屋子,人虽然不多,要求不少。

    周凯看起来脸色很不怎么好,曲灵一会儿看着满桌子美味垂涎三尺,一会儿跳到老常身边,尝尝这瓶酒,再尝尝那瓶酒,她觉得每一瓶都非常好喝。

    邹玲看着明显心事忡忡的周凯,这觉得这一屋子的人,除了曲灵,好象每个人都一肚皮不愉快的心事,不过,以周凯最为?#29616;兀?#26368;让?#35828;?#24515;。

    邹玲憋了没多大会儿,拉了拉椅子,靠近周凯,皱眉道:“你这是怎么了?大过年的,你看看你,眉毛都拧成团了。”

    “是嘛。”周凯抬两根手指将两根眉毛撑开,“没事儿,一会儿再说,没?#35009;词?#20799;,咦,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年年去你妹妹家?”周凯岔开话题。

    “都结婚了,都有婆家,都是一大家子。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说要来,出去旅游过年?#35009;?#30340;,好不容易把她俩熬出嫁,我正想轻松轻松呢,再说这里多热闹。”邹玲跟着转开话题。

    周凯瞄着她,片?#26691;瓶?#30446;光,显得十分随意的?#23454;潰骸?#20320;打算?#35009;词?#20505;嫁人?总不能就这么一辈子吧?”

    “没打算过嫁人,怎么不能这么一辈子?这么一辈子有?#35009;?#19981;好?”邹玲看向关火捞元宵的米丽。

    “那也是,象你这样心志坚定的人,只要是自己打定的主意,怎么样都好。”周凯刚才那句话一出口,就知道自己挑了个最不该说的话题,立刻顺着邹玲的话,结束这个话题,转向另一个,“你最近好象挺忙,又接新案子了?”

    “嗯,”这回轮着邹玲沉脸了,“大过年的,不说这个,最近接的案子,没一个省心的,过了年再说吧。”

    “?#25319;!?#21608;凯看向邹玲的目光里藏着几分关切,“你两个妹妹都供出来了,现在完全不用你?#25163;?#20102;吧?你钱也挣了不少了,别再那么拼命了,钱是挣不完的,身体可是能累垮的,那些案子,你挑着接,太烦心的就别接了。”

    邹玲听出了周凯话里的关切,嗯了一声,别过?#32902;場?br />
    “先吃元宵,凉了就不好吃了。”米丽端过最后一盘炸元宵,放到盛夏面前,招呼众人。

    “这是?#35009;矗俊?#26354;灵愉快的跳到盛夏旁边坐下,干脆利落的挟起一只炸的金黄的元宵就往嘴里扔。

    “小心烫!”邹玲急忙提醒。

    也亏得曲灵反应快动作快,在?#35328;?#23477;扔进嘴里前一刻,收住了手。

    “没吃过炸元宵,难道没吃过元宵啊?这是能一口闷的?这要是慢一慢,非得烫出个?#20040;?#19981;可!”邹玲从盛夏身后伸过手,一巴?#23110;?#22312;曲灵后背上。

    盛夏没理会曲灵和邹玲,放下一直咬着不喝的茶杯,掂筷子挟了只元宵,小心的咬了一口。

    “看看,这是个会吃的,学着点。”邹玲指着盛夏接着教训曲灵。

    老常把各人要喝的酒放到各人面前。

    盛夏又咬了口元宵,端起面前温热的黄酒,喝了一大口。

    “小夏没?#35009;词?#21543;?”周凯看着明显沉郁不乐的盛夏,看着米丽?#23454;饋?br />
    “暂时没?#35009;词?#21543;。”米丽把面前的黄酒往旁边推了推,示意老常给她一个杯子,倒了大半杯白酒,“我陪邹玲喝点白的。”

    周凯看着盛夏,不知?#32769;?#21040;?#35009;矗?#33080;色阴晦下来,端起杯子,仰头喝了一大口。

    老常看起来更加沉郁,端起红酒,一口接一口先喝完了一杯。

    邹玲心情本来就不怎么好,看着米丽倒上了白酒,举起杯子,欠身过去和米丽碰了碰杯子,仰起头,一口气喝光了一杯白酒。

    连曲灵也觉得不对了,捏着她的甜白,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看到的,好象没一个脸上带笑的,看的她不知?#32769;?#38382;哪一个才好。

    盛夏吃?#32902;?#20010;元宵,再去吃其它的菜,只吃只喝,不说话。

    盛夏不说话,米丽也不说话了,跟盛夏一样闷头吃喝。

    老常本来就话少,这会儿更是埋头连吃带喝,眼皮都不抬。

    周凯?#32423;?#30596;一眼盛夏和米丽,邹玲瞄着周凯,两个人各?#34892;?#20107;,吃得少喝得多,也不说话。

    曲灵看了一圈,再看一圈,一眼瞄见炸元宵没几个了,急忙伸筷子过去,怎么回事一会儿再说吧,赶紧吃东西。

    盛夏喝了四五杯酒,吃饱了,放下筷子,看着米丽道:“老米,我想到现在?#35009;?#24819;明白,你说,我到底看上他?#35009;?#20102;?我怎么越想越稀里糊涂呢?”

    “嗯?”米丽一个怔神,随即反应过来,她问的是卫桓。

    “谁?你说谁?”见总算有人说话了,曲灵顿时松了口气,立刻紧盯着盛夏?#23454;潰?#30427;夏这话,她没听懂。

    老常继续闷头喝酒,邹玲片刻呆怔之后,若有所悟,周凯看着盛夏,嘿了一声,“这就对了,你要是想明白了,那就是这阵热风过去了。”

    院子门口,卫桓曲着一条腿,坐的十分自在惬意,厨房里的叮叮噹噹,他的的清清楚楚,不过,入他耳的,只有盛夏那句话,其它的声音就是听而不闻了。

    到底看上他?#35009;矗?br />
    卫桓嘴角挑起,笑意盎然。

    这句话羽问过他:你到底看上她哪一条了?

    他认真想过很久,他不知道他到底看上她哪一条哪一处了,他也不知道他爱上她才能了,他只知道,他头一次看到她直直飞出去,狼狈摔下,再一?#39277;?#19979;去,被那丛灌木挡住,看着她伸手摘?#32902;?#32418;红的果子放进嘴里,喜笑颜开时,他眼里的一切,突然有了几丝颜色,他头一回发现,?#26691;?#24456;翠,红果很艳。

    他不知道他看上她哪儿了,他只知道,有她在身边,周围的一切,他的世界里,有了颜色,有了声音,有?#23435;?#36947;……

    遇到她之前……

    卫桓一丝丝,仔细而认真的回想着从前。

    遇到她之前,他的世界里好象就是灰蒙蒙的一团,除了时不时的一团团刺目的血肉,最初是让他想要撕裂一切的悲伤和愤怒,后来,就是杀意,再后来,连杀意也淡了,他漫无目的的飘荡,看山如山,看水是水,飘在风中,就成了风。

    自从遇到她之后,一切都不同了,他还重新尝到?#23435;?#36947;,食物的味道,水的味道,风的味道,还有,这酒的味道。

    卫桓低头看着杯子里红艳艳的葡萄酒,一切的美好和精彩,都是她带给他的。

    她怎么看上了他?

    这话,她从前常说,她常常托着腮,看着他,一声一声的?#37202;骸?#20320;说,我怎么看?#22799;?#20102;?”

    他?#30475;?#37117;很认真的和她一起?#20197;?#22240;:因为我们两个脾气相?#21486;?#22240;为我做的菜好吃?因为我爱你?因为你?#19981;?#36319;我说话?

    她一样一样摇头,?#37202;?#37117;不是啊,我觉得就是因为你长的好看,我没出息,惑于美色!”

    卫桓想的笑起来,他真?#19981;?#22905;的惑于美色。

    厨房里,周凯被盛夏这一句话问的精神?#20384;?#20102;。

    “那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听说过吧?我觉得这句话算是深得一个情的精髓了,就在一个不知所起!知道了,那就不是情了。”周凯啧啧有声。

    “胡说?#35828;潰 ?#37049;玲的评语简洁明了。

    “我告诉你,”周凯理?#35009;?#29702;邹玲,头往前伸,只看着盛夏说话,“这个我最有经验,能不能看上,就那一眼,一眼看上了,就是看上了,这一眼没看上,以后再看上的机会,基本上没?#23567;!?br />
    “我头一眼没看上他。”盛夏斜着周凯。

    “我说的这个头一眼看上,不是看到头一眼,就一头扎进去爱个死去活来,那怎么可能?这个头一眼,是头一眼看到他她……这么说吧,比如一群人,都是生人,你一眼看过去,先看到他她,或者是,你就记住他她了,或者是,你就记他她记的最清楚,这就说明,你头一眼,就看上他她了。”

    盛夏斜着周凯,哼了一声没说话。

    她头一回看到他,嗯,确实,一群人过来,她就奔着他过去了,结果她就被保安拖走了。

    “这头一眼,你为?#35009;?#23601;看到了他她,为?#35009;?#23601;记他她记的最清楚?这个事儿,根本没道理,?#27604;唬?#36825;个,?#35009;?#20154;去想,人吧,空有一个大脑,肯用的不多。”周凯顺带鄙夷了一下除他之外的人。

    “我跟你说,这个头一眼看到,记他她记的最清楚,这个,就是看上了,再之后,你再看到他她,都是带着美?#31456;司担?#36824;是重度的,你看一眼美一层,然后有一天,你突然发现,我怎?#31383;?#19978;他她了?为?#35009;矗俊?br />
    周凯摊着手,嘴角开始往下?#21486;?#21863;啧有声,“这有?#35009;?#22909;想的?爱这个字,哪有道理?哪有?#35009;?#20026;?#35009;矗?#33021;说出一二三的,统统都不是爱。”

    “这话,好象,是不是有点儿道理?”米丽迟疑不定的看着众人,这事她没经验,半点?#35009;揮小?br />
    “她不就是。”老常点?#35828;?#37049;玲。

    “我怎么是了?我又没爱过谁!”邹玲矢口否?#31232;?br />
    “邹玲姐,连我都看出来了,你这么说……”曲灵撇着嘴,后面的话,啧啧?#32902;?#22768;,没再说下去。

    邹玲脸一红,哼了一声,不说话了。

    周凯一脸干笑,“你这个,不就是,那一眼?”

    “胡说?#35828;潰?#25105;哪一眼了?我哪一眼?#35009;弧?#21518;面半句卡在邹玲喉咙里,没能说出来,“你救过我,我这是有道理的,能说出一二三。”

    “话到这里,说就说吧,”周凯吸着气,“第一,我那个,一个救字,太过了,这些年,你帮我的,?#23545;?#36229;过我帮你的,不论是?#38382;?#36824;是程度;第二,那一回,我不帮你,你那位导师,肯定?#19981;?#25226;你拉出来,这个你心知肚明。行了,不说这个了。”

    见邹玲竖?#23478;?#21453;?#25285;?#21608;凯急忙刹住这个话题。

    “第二,救人一命这事多了,无以为报以身相许的,那可都是看对了眼……咳,那个?#21486;?#35805;说到这里了,咱就事论事,人家救了你,你就非要以身相许,这不是报恩,这是讹诈。”

    “你!”邹玲怒目金刚一般。

    曲灵噗一声笑呛了,米丽斜着周凯,一脸无语,盛夏托着腮,看着周凯和邹玲,看的听的颇有滋味。

    “我是说别人,你看你,这话还能不能说下去了?”周凯摊着手。

    “你说!”邹玲拧过头。

    “都说到这份上了,你头一眼,就看上?#23435;?#20102;,我帮不帮你,你当时,都看上我了,不是因为我帮了你。

    我当时看出来了,不过,我以为你过一阵子就能清醒了,没想到,这大概也是俗话常说的,偷到不如偷不到……”

    “胡说?#35828;潰 ?#37049;玲简直急眼了,一巴掌打在周凯后背上。

    “好好好,胡说?#35828;饋!?#21608;凯被邹玲打的胸口撞在餐桌上,“说正事,我这是为了小夏。你看,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我是?#35009;?#20154;,?#35009;?#24503;行,你一清二楚对不对,我哪一条能够得?#22799;悖靠?#20320;……”

    周凯几声干笑,“这就是情感和理智,理智归理智,情感归情感,理智克制情感这种,是鬼话,你看,象你这种,足够理智了吧?那所谓理智能够克制情感的,其实是没有情感,他们以为他们有,其实没有,所以,他们所谓的克制,自我以为而已。”

    “小玲,我跟你说,这货真不是个东西,他连我的主意都打过,鲜花珠宝灌酒色诱,手段百出,后来被我狠揍了一顿,才算死心了,这样的货,真不值得你,那啥。”米丽看着邹玲,认真?#26696;妗?br />
    邹玲喉咙哽住,低头抿酒。

    “没有道理讲,”周凯看着盛夏,“别再想?#35009;?#20026;?#35009;?#19968;二三了,等你能列出一二三条为?#35009;?#30340;时候,两种,一种是你不再爱他了,列出一二三再否定掉,然后心安理得的分手,第二种,列清楚一二三再往前的,不是爱,是婚姻。”

    “我觉得我好象能列出一二三了。”好一会儿,盛夏慢吞吞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23548;?#36820;回?#26012;?/p>

nba比分直播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