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比分直播室|nba比分赔率哪个返水多

第一二二 威尔森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都市神级医圣10026刘子光爵少的天价宝贝神?#35835;?#21355;总裁大人放肆宠极品全能高手帝国老公狠狠爱桃运神医

800小说网 www.qlwai.tw ,最快更新妖夏最新章节!

    卫桓站在卡维家族那座占地极广的庄园外,慢慢搓着手指,看着那座庄园,以及笼在庄园外的那丝阵法波动。

    他要是直接闯进去,至少李林那边是瞒不过去的,这事让李林看出来,那还不如让阿叶知道呢。

    得想个人类的办法进去。卫桓围着庄园往前走,刚走了没多远,远远的,一辆车的声音由远而近的很快。

    机会来了。

    卫桓隐起身形,看着已经能看到的一辆银灰罗尔斯罗?#20102;梗?#25163;指微抬,在车子离他不到百米时,轻轻弹出。

    一截倒在他旁边?#30446;?#26641;段突然飞起,直直砸向那辆车速极快的罗尔斯罗?#20102;埂?br />
    枯树段和车子撞出一声轰响,枯树段几乎碎成粉末,车子象被轰了一炮,翻滚出去。

    在枯树段和车子相撞前一瞬,一团黑雾从车子里骤然窜起,径直扑向扔出枯树的卫桓。

    卫桓眉梢微抬,车子里的血鬼逃出来了,好,这只血鬼,好象还不算弱,嗯,很好。

    卫桓往前一步,幻化出盛夏的模样,一左一右站着米丽和老常。

    黑雾冲到幻化出来的盛夏面前,眨眼凝实成形,原来是接替死?#35828;?#27779;克,掌管滨海市业务的威尔森。

    卫桓露出丝笑意,竟然是这位威尔森,太好了,这一趟真是顺利的让人心情愉快。

    威尔森看着眼前的一脸阴阴笑意的盛夏,怔了神,他见过盛夏,见过她?#31361;?#36152;的卫桓,以及那个李林在一起,她到这儿来干?#35009;矗?#20026;?#35009;?#35201;砸他的车?

    没等威尔森开口,卫桓往前一步,在他左侧的老常纵身跃起,在半空化作花豹,凶狠的扑向威尔森。米丽往后?#32902;?#19968;步,看样子是为了防止威尔森逃脱,盛夏和老常同时,挥刀斩向威尔森。

    威尔森再次瞬间化为黑雾,绝望的盯着盛夏挥出的这一刀。和这一刀压下来的危险相比,先跃起的那只花豹,完全可以抛之脑后。

    化为黑雾的威尔森没能完全躲开盛夏这一刀,被一刀刺入的威尔森,直直的盯着盛夏,一缕黑雾化作只极小的蝙蝠,疾射而入黑暗?#23567;?br />
    卫桓眼角余光瞄着那只极小的蝙蝠飞走了,刺入威尔森的那把刀往上扬起,将威尔森划成了一片虚无。

    看着威尔森死的连丝?#26691;裁?#30041;下来,卫桓微微侧头看了眼四轮朝上的车子,车子里的人类司机昏迷不醒,嗯,也就是昏迷过去了而已,不用多管。

    卫桓转过身,看着刚才那只小蝙蝠一头扎进卫护卡维庄园的那层法阵,松?#19997;?#27668;。

    血鬼有很多没用的本事,比如象刚才那样,临死之前,把杀了他的人,和被杀前的那一眼,封送出去。

    在魔界的时候,这个本事,只有在血鬼和血鬼仇仇相报时,才用得上,其它魔物,可没有他们能惹得起,敢起心报仇的存在。这个本事,除了血鬼自?#20063;?#26432;,仇仇相报,别的,好象全无?#20040;Α?br />
    上次在龙头镇,他在沃克?#20174;?#36807;来之前,已经捏碎了他,沃克死的时候,只怕还没弄明白发生了?#35009;?#20107;,送信这事,就更不用提了,这一回,他得让这个威尔森那一缕消息传递回去,他得让卡維家知道是谁杀了威尔森。

    听说如今人界的血鬼,繁衍极难,每一个子嗣,都极其金贵,看看这个金贵,金贵到?#35009;闯?#24230;吧。

    ……………………

    滨海市,龙头镇?#22799;?#20301;乔家姑娘乔明明,突然从睡?#27779;?#24377;坐起来,抬手抓着胸口,一阵干呕过后,一股子从没有过的轻松感觉,从后脑绽开,传遍全身,激的她全身一阵接一阵颤栗。

    乔明明从床上滚下来,扑进卫生间,对着镜子,看着面色潮红的自?#28023;?#29255;刻,伸手胳膊按在镜子上,对着镜子,极缓极慢的说出几个字:“他,不是,人。”

    呆了片刻,乔明明重复了一遍,似乎?#26707;?#30456;?#25243;?#24049;的耳朵,片刻之后,乔明明突然提高声音,急急的叫道:“他不是人!”

    确认自己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乔明明抬手捂在自己耳朵上,狂喜中夹杂着恐惧,往后?#32902;?#19968;步,突然转身,直扑出去,绊到床上,直直的摔在地上,连滚带爬起来,扑进衣帽间,快到让人眼花的套上衣服,抓起件大衣,狂冲而出。

    邓风来端着巨大一碗哈蜜瓜,无精打彩的蹲在他那间瓜铺门口,用小银叉子扎着吃瓜。

    昨晚上出了那样的大事,他今天哪儿也?#26707;?#21435;,去哪儿都是连累人家。

    可家里挤满了七大姑八大姨,和一大堆比姑婆姨娘还八卦的叔伯,他实在受不了,大年三十又不能开业,他们邓家几百年老字号,是讲规矩的。

    唉,他实在想不起来了,他一个妖,这一大家子是从哪儿来的?

    邓风来正端着瓜吃的飞快想的郁闷,乔明明从出租车上下来,惊恐而鬼祟?#30446;?#20102;一圈,看到邓风来时,邓风来也看到了她。

    邓风来刚窜起来,没等开跑,就被乔明明一个?#25512;耍?#25578;住了他身?#22799;?#20214;长到膝盖的羽绒服。

    “快放手!”邓风来用力往回扯。

    乔明明是宁可摔倒也不松手,被邓风来这一扯,干脆直接的?#35828;?#22312;邓风来面前,“求求你,他不是人,他要害人,那个威尔森,卡维家,都不是人,求你!救救我们,求你!”

    乔明明死命揪着邓风来,急的脸都?#34892;?#21464;形了。

    “你胡说?#35009;矗?#20320;……”

    “我知道你很厉害,求你!那个威尔森,卡维家,他们养了很多女人,他?#20154;?#20204;血,年年都死很多,都进来很多,他到这里,咱们龙头镇,他要害死整个龙头镇的人,求求你,很多人,成千上万,求你,求……”

    乔明明话没说完,突然用力伸长脖子,用力到仿佛要把脖子伸断。

    “唉!你怎么啦?你好好说话,喂,你不要这……”邓风来两眼圆瞪着伸脖子伸到脖子和脸简直要变形的乔明明,没?#20154;?#35828;完,乔明明身子一软,脸朝下摔在?#35828;?#19978;。

    “你没事吧?喂你醒醒!你……”邓风来急忙去扶乔明明,推着她转过半边,手一软。

    乔明明一张脸青紫灰败,已经不活了。

    “你起来,我……”邓风来往后紧紧贴在他那个瓜铺门上,差点哭出来。不是因为怕死人,而是,就这么死在他面前,这明摆着,隐情重重,有大事,他最怕大事。

    ……………………

    盛夏夜里睡的不怎?#31383;?#31283;,米丽这一夜?#27604;灰?#36319;着不安稳,早上倒起来的比平时早,打着?#20052;?#29038;上红豆莲子,就听到老常压着声音叫道:“米姐快来!”

    米丽一个?#20052;?#21018;打了一半,嗝一声噎进去,一头冲出厨房。

    ?#22909;?#21475;,邓风来扛着只巨大的条纹袋子刚刚进来,老常正在?#21350;好擰?br />
    “你怎?#20174;?#26469;了?不是让你别过来!”米丽一眼看到邓风来,气儿不打一处来。

    “不是,米姐,出大事了,出大事了!”邓风来带着哭腔,“这个,死人了。”

    “进去说话!”老常关好?#22909;牛?#20174;邓风来肩上拎过巨大背包,越过邓风来,就要进厨房。

    “这是?#35009;矗?#27515;人?不能拎进去,去后?#28023;?#38463;梅!阿梅!”米丽这会儿不知道?#26757;?#24594;邓风来带着个死人来了,还是?#26757;?#24594;邓风来怎么来了,胳膊?#19968;?#24448;后面指。“我去叫小夏,天?#27169;?#36825;事儿怎么一件接一件!天?#27169; ?br />
    盛夏虽说没做?#21361;?#36825;一夜心事忡忡,睡的并不怎么好,这会儿正迷迷糊糊?#25169;?#38750;睡,?#24187;?#20029;推醒,听说邓风来又来了,还带了一包死人,皱着眉?#25918;?#36215;来,随便裹了件衣服,跟着米丽进了后面园子里放?#28216;?#30340;小房间。

    老常已经将乔明明?#35835;?#20986;来。

    盛夏蹲下,仔细查看着已经开始僵硬的乔明明。

    在盛夏这漫长的岁月里,她做过几乎所有她觉得有点儿意思的职业,包括当了几年法医。

    “窒息死的,脖子外面倒是好好儿的,从里面掐死,有意思。你说吧,怎么回事。”盛夏翻看了片刻,回头?#23454;?#39118;来。

    邓风?#31383;?#30528;张?#24120;?#20174;他为?#35009;?#19968;大早蹲在瓜铺门口起,宁详细绝不省略的将乔明明找到他,说了?#35009;矗?#24590;么突然死了,直说?#30446;?#21943;白沫。

    ?#25226;?#20154;吸血。”盛夏没怎么意外,卡维一家门都是吸血鬼,这她早就知道,吸血鬼豢养血奴,跟平常人家家里养一群鸡几头猪,在吸血鬼看来,是一样的事儿。

    “她为?#35009;?#33021;说出来了?”盛夏看向米丽。

    米丽一个怔神,随?#33030;?#20102;一声,“上次她找小邓,?#22253;。?#19978;次她找小邓,可是一个字?#35009;?#35828;,肯定不是不想说,要么?#26707;遙?#35201;么不能,那现在怎么说出来了?”

    盛夏无语的斜着米丽,她问她的话,她又问回来了。

    “她住在哪儿,你知道吗?”盛夏看了眼乔明明,?#23454;?#39118;来道。

    邓风来不停摇头,“我哪知道……”

    “她一直跟威尔森在一起,好象说她是威尔森的妻子?”盛夏皱着眉。

    “是,是!我见过一回,她跟威尔森一起,看起来特别恩爱。”邓风来赶紧点头。

    “那她肯定和威尔森住在一起,威尔森的住处,肯定好找,你知道是吧?#25179;?#32039;把她送回去,还有,看看威尔森在没在,要是没在,打听打听他去哪儿了。”

    盛夏捏着下?#20572;?#21704;哈邓风来。

    她能说出来了,又这么突然死了,会不会,那个威尔森,出?#35009;?#20107;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26012;?/p>

nba比分直播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