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比分直播室|nba比分赔率哪个返水多

153.攻城

作者:醉又何妨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都市神级医圣10026刘子光爵少的天价宝贝神?#35835;?#21355;总裁大人放肆宠帝国老公狠狠爱桃运神医隐婚试爱:?#31185;蓿?#22909;甜!

800小说网 www.qlwai.tw ,最快更新我,会算命,不好惹[穿书]最新章节!

    本章会在一天半后恢复正常, 给宝贝们带来不便请谅解啊。  但那些人保护的是淮王,是五?#39318;櫻?#20316;为一只还没有巴掌大的小动物, 被人这样看重,对于他来说却是第一回。

    他是人族与狐族的混血, 小的时候控制不好形态,有一阵子总是变来变去, 为了安全起见,周围知道那小狐狸就是他的人也很少。对于两种不同身份的差别待遇,陆屿心中再清楚不过。

    他觉得白亦陵有点傻, 这么傻的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当上指挥使的。但无论再怎样极力忽视, 那一瞬间,陆屿还是觉得心上仿佛有?#35009;?#19996;西一下子划过去了。

    白亦陵那番话真心真意,听在陆屿的耳朵中是这番解读, 到了陆启那里又觉得他是一语双关,他顿了片刻,将剑一扔,居然就这么走了。

    【恭喜宿主获得临漳王的好感度,积分:+5。】

    白亦陵诡异地沉默了一下, 询问系?#24120;骸?#20182;不是很生气的走了吗?为?#35009;?#36824;增加好感度?”

    系统高深莫测地回复了他一句话:【牵着不走,打着倒退,不理不睬, 最动贱人心。】

    白亦陵:?#21834;?br />
    他正琢磨这这些话是?#35009;?#24847;思, 结果积分提示竟然还没完。

    ?#23621;?#25937;狐狸, 感天动地,积分: +10。】

    算了,管他?#35009;?#24819;法,给的好感度还不如一只狐狸。

    他曾经?#34892;还?#36825;个人,但旧事已矣,恩仇两清,惋惜或者怨恨都不会让双方生活的更好。

    白亦陵随便将手上的血一擦,把地下的陆屿抱起来:“回家。”

    他们走上内城的长街,夜色阑珊,路上行人匆匆来往,两边的食肆中冒出白色的热气,各种吆喝声不绝于耳,?#35828;?#19968;副?#34987;?#26223;象。

    面对如此盛景,陆屿发现他……饿了。

    自从被白亦陵捡回来,试图投喂生鸡腿、生猪肉等食物失败之后,白府里面?#21448;?#23376;到下人,竟然真的除了水?#35009;?#19996;西都不给他吃了!

    本王只是不吃生肉,本王不是要绝食啊!

    白亦陵路过一?#24847;?#39272;摊?#20445;?#24573;然感到一只小爪子从肩膀一侧探了出来,小心地、矜持地、拍了下他的脑袋。

    白亦陵看了陆屿一眼:“你……想吃馄饨。”

    陆屿其实不知道那里面卖的是?#35009;矗?#21482;是觉得香气非常诱人,听白亦陵这样问,他看了看满座大快朵颐的食客,犹豫着点?#35828;?#22836;。

    白亦陵笑道:“原来你吃熟的啊,早说嘛,走着。”

    这?#24847;?#39272;摊子他也常来,白亦陵带着陆屿熟门熟?#36820;?#36827;去,要?#32902;?#20221;馄?#21073;?#20854;中一份多加了一个碗钱,要喂狐狸。

    店小二将狐狸的饭放到地面上,白亦陵道:“搁到桌子上吧,地上凉,容易冻坏了它。”

    店小二笑道:“公子真是善心。”将碗搁下。

    陆屿看了白亦陵一眼,跳到桌面上,凑到碗边闻了闻味道。

    馄饨这种吃食在塞外是没有的,他来到京都之后也不曾尝过,刚刚闻着味道倒是挺香。

    陆屿试着叼起来一个尝尝。

    小馄饨肉质鲜美,皮薄馅大,还带着一汪汤水,咬开之后,那滋味迅速在口?#24674;?#25193;散开来,果然非常可口——尤其在饿了一整天之后。

    他默默?#30446;?#20102;白亦陵一眼,积分又来了个 +1。

    白亦陵忍不住笑了一下。

    虽然不能像人类一样,跟陆屿进行语言上的交流,但是?#30475;?#31215;分有所增加,白亦陵就知道他这是高?#32902;恕?#36825;种沟通的方式反倒来的更加坦诚。

    这?#20445;?#37051;?#26469;?#26469;两个食客的议论声,那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够白亦陵听见:

    ?#21834;?#33459;草那?#23601;罰?#20183;着有官家的?#35828;笨可剑?#35265;了过去的恩客连个笑脸都不肯给,装的倒像个节烈妇人似的,这一回咱们再去,看她还傲不傲的起来。”

    另一个人听了同伴这话,却像是心中还不怎么踏实,犹豫道:“毕竟也是跟过王尚书的人……”

    第一个说话的人?#26377;?#36947;:“那又如何?王尚书已经烧成渣啦,我亲眼在街上看到的。你不?#38376;攏?#36825;次去了,管叫小贱人无话可说,好好伺候咱们一回。”

    陆屿耳朵尖上的绒毛晃了晃,优雅地将一只热气腾腾的小馄饨从热汤里叼出来,?#24616;?#33258;地吃掉,对这些粗人表现出了十足的不屑。

    白亦陵却?#21448;?#21548;出了一点意味,他停住了筷子,忽然说道:“二位兄台……”

    正说话的两个人同时扭头,当看清楚了白亦陵的样子?#20445;?#37117;是一怔。

    左侧那人刚刚夹起来的馄饨一下子落到了汤里,汁水溅到他的手背上,他?#35009;?#26377;?#20174;Α?br />
    白亦陵穿的?#36335;?#26159;素色的,坐在这个灯光昏暗的棚子里并不引人注意,然而此时一言一笑,整个角落却仿佛都立刻璀璨起来,叫人一时移不开眼。

    白亦陵早已经习惯了这种目光,他眼见这两人都怔然无语,并不在意,?#24616;?#33258;地说道:“一个人吃饭太过无聊,二位说的这般热闹,能不能也让小弟凑个趣?”

    他一边说一边招呼店家上了壶好酒,酒香扑?#29301;?#35828;话的两人回过神来,立刻觉得馋了,当下表示乐意。

    白亦陵挪了碗筷,坐到了他们一桌,双方互报了姓名,那两人分别叫蒋栓、钱富。

    寒暄几句之后,白亦陵问道:“我方才?#32769;?#21548;两位提起了芳草姑娘,冒昧问一句,说?#30446;?#26159;原来青楼中名气很大的那位……”

    他这话说的狡猾,刚才两个人谈话时?#30446;諼牵?#19968;听就不是议论?#25216;?#22899;子,又说芳草好像被王尚书给看上了……堂堂一位朝廷大?#20445;?#38405;美无数,能相中的女人怎么也不会太差,综上所述,最有可能的就是青楼某位?#25918;啤?br />
    白亦陵?#35009;?#37117;没说,对方却顿?#26412;?#24471;他很懂,对女人品头论足最容易加深男人之间的塑料友谊。

    蒋栓眼睛一亮,凑近白亦陵,呵呵笑道:“呦,连你都?#40092;端俊?br />
    陆屿从桌上站起来,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一幕,尾巴直直地往半空一竖,复又落了下来。

    他重新趴回桌子上,舔了口汤,又忍不住向那边望望。

    王畅的案子陆屿是全程围观过来的,他能猜到白亦陵是想套?#35009;?#28040;息出来,但这两个男人形容猥琐,面□□恶,看起来却不像好人。

    白亦陵没注意陆屿那边,听见对方上钩了,笑着道:“小弟过去曾见过芳草姑娘几面,一?#34180;?#21683;咳,一直惦记着,却再?#35009;?#21548;见过她的消息。这才想冒昧向二?#28142;?#21548;一二。”

    他十足一?#36125;?#24773;小伙子?#30446;諼牵?#38065;富不疑有他,笑了笑刚要说话,却见到邻桌那只红色的小狐狸慢吞吞把桌上的碗叼起来,轻盈一跃,跳到了他们这桌,随即将饭碗隔在了他们和白亦陵的中间。

    稳稳当?#20445;?#27748;水半点不溅。

    他放下碗后,?#35009;?#26377;?#35009;?#21035;的举动,继续大模大样地吃了起来,仿佛无事发生过。

    钱富:?#21834;?#36825;狐狸倒是有趣。”

    不知道是眼花还是怎么,他总觉得狐狸目露凶光,冲着自己呲了下牙。

    白亦陵面不改色,抚摸狐狸脑袋:“小东西通人性,这是?#19981;?#20108;位,也想来同桌吃饭呢。”

    陆屿:?#21834;?br />
    蒋栓在旁边哈哈一笑,总算说起了正事。

    原来这个芳草正是两年前在翠香楼红极一时的?#25918;?#22993;娘,后来很快就销声匿迹,有人说她是被富商买回去当妾了,也有人说她早就已经病死。

    这两人是芳草的老客人,总是不信老鸨的说?#29301;?#19981;依不饶?#21862;?#20102;好几天,对方才终于松口,告诉他们,芳草已被户?#21487;?#20070;王畅赎身,两个人畏于官家权势,这才作罢。

    白亦陵一?#31181;?#22312;颏下,一?#21482;?#30528;筷子,沉吟道:“可我听说王大人畏妻如虎,连个妾侍都没?#23567;?br />
    蒋栓笑道:?#30333;?#30340;呗,你自己也是男人,当真相信这世上会有人?#24066;?#23432;着自己的老?#25293;?#36807;一辈子?反正现在人都死了,我也不怕告诉你,他的相好恐怕还不止这一个呢!只不过芳草确实受宠倒是真的。”

    陆屿在旁边也听出了一些端倪,只听白亦陵又道:“现在王大人不幸去世,也不知道芳草会不会复出。”

    钱富奸笑:“一套平?#19978;?#20013;的大宅子,这两年又怎么也能积攒些许珠宝,一时半会不接客倒是过不下去,但这事,她自己还能做的了主么?”

    白亦陵点头赞同,转头问陆屿:“吃饱了么?还要么?”

    陆屿伸爪,把碗向前一推,表示结束,但他的眼睛依旧看着两个男人,眼神中有不喜,心里也在盘算着要如何提醒一下才是。

    白亦陵道:“好。店家!”

    小二以为他要结账,答应一声,匆匆跑过来。

    白亦陵却低头一挥手:“报官!”

    听到白亦陵的话,小二愣住,结结巴巴问道:“什、?#35009;矗俊?br />
    白亦陵?#31181;?#28857;?#35828;?#21516;桌其余二位,说道:“与我说话的这两人,八成是杀人?#20132;?#30340;匪徒。去,跟你们掌柜的说一声,派个人报给顺天府罢。”

    话本中的故事又被谱成了唱曲,很快在京都中流传开来,整个案件的真相以及种种内情,也得到了大规模的澄清。

    在没有任何通讯工具的古代,人员流动最大最杂的地方无非青楼酒肆,口耳相传的力量不容小觑。

    自从当年的品美夜宴成名,白亦陵在晋国的人气一直很高,只是他调任泽安卫指挥使在明面上执行任务的的时间并不长,不少人只闻其名,未见其人,并不知道这第?#24187;?#20154;是如何美法。

    直到书中画像一出,再由之前见过白亦陵的人绘声绘色地证实,顿时引得无数才子佳人心向往之。

    长得漂亮的人蒙受冤屈,是这世上顶不能忍受的事情,当下有不少人对谢泰?#29642;?#29579;尚书口诛?#21490;ィ?#29978;至在之前谣言传播中疑似出力的刘大将军府还接到了不少弹劾,指责他们教女不严,袒护不成,又思报复。

    【美色倾国,大得人心,积分:+50。】

    听到系统的提示音,白亦陵道:“你老实告诉我,这事到底是不是你做的?”

    系统义正辞严:【本系统除了按规定增加或减少积分,从来不会在不经宿主同意的情况下做出任何不?#26412;?#21160;。】

    “嗯?”

    ?#23613;?#19981;收积分系统怎么可能白干活?】

    “很有说服力,?#25293;恪!?br />
    话本上的内容传的沸?#37266;?#25196;,完全盖过了谣言,如果不是系?#24120;?#37027;么一定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

    白亦陵第二天休沐的时候,对着面前堆了满桌的美人画像苦笑:“但这位笔墨斋先生实在是出手不凡,影响力非常,我倒真有点想见?#37117;?#35782;他到底是何方神圣了。”

    简直不知道是要帮他还是要坑他。

    求仲站在白亦陵旁边帮忙整理画像,听到他的话,低声说道:“有种说法,笔墨斋似乎是临漳王手下的一个暗桩。”

    求仲不是普通的小厮。他当年因为办错了事被毒打,奄奄一息的时候被白亦陵想办法一起从暗卫司弄了出来,从此就一直跟着他。

    白亦陵心里从来没有把求仲当奴仆一样对待,他深知求仲的本事,听他这么说便笑了笑:“你也听说了?这件事没有得到证实,我觉得……临漳王应该不会再理会我了吧。”

    不过这方法倒是很像陆启的风格,?#22353;燦行В?#19981;计后果,更加不会在意自己这个当事?#35828;?#24847;愿。

    求仲不好接这个话,躬了躬身,没有回答。

    白亦陵随手翻了翻,他面前这些画像中的女子,有的天真娇憨,有的明艳动人,环肥燕瘦,应有尽?#23567;?br />
    论相貌官职和人品,他本来就样样都不差,又不跟长辈住在一起,即使嫁过来也不需要立规矩。白亦陵这亲被?#35828;?#20030;国皆知,更是引起了不少女子的怜惜爱?#34903;?#24773;,就是现在门口还围着不少的?#29409;牛?#26681;本就没被放进来。

    宋嬷嬷喜滋滋看着这些画,说道:“遐哥儿,你若是有相中的,便趁着这个机会挑一个也好。”

    白亦陵道:“我不挑。阿姆,实话告诉你,她们这样如狼似虎地过来,我这心里实在是……有点害怕……”

    宋嬷嬷嗔道:“这孩子!”

    白亦陵心里盘算,不管笔墨斋是怎么个想法,他也不能任由事态发展,现在要解决这件事,唯有上书……

    这边正琢磨着,求仲已经又在旁边说道:“还有一件事,六爷今天休沐,大概不知道……早朝时淮王上奏,说是现今市面上的?#34892;?#26412;子?#21543;?#23448;?#20445;?#24212;当整饬,不能任由民间?#25509; !?br />
    白亦陵心里正盘算的事突然被说出来了,?#35835;算叮骸笆裁矗俊?br />
    求仲以为他是担心,说道:?#20658;?#29239;放心,折子里边没提您,只说了别的话本中另外几个?#25830;?#38498;学士的画像被做成插画那件事。淮王的提议皇上从来都没有不准的,当场就批了。您且宽心,过几天这波风头肯定能过去。”

    求仲精明能干,消息也灵通,这件事白亦陵还真的不知道,听到他低声道来,心中不觉微微一动。

    “淮王不是失踪了吗?已经回府了?”

    求仲道:“好像是前几天自己就回去了。”

    白亦陵点?#35828;?#22836;,淮王的上书如同一阵及时雨,正好在无意中帮了他一个大忙。

    这样一来,案子的真相已经成功散播出去,该知道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而另一方面,如果能借着这个整饬的机会将剩下的书籍全部禁了,也能给他减少很多麻?#22330;?br />
    想起书里的情节,白亦陵觉得,陆屿可真是个好人啊。

    他在府中待了大半天,一直听见外面吵吵闹闹,久久不散。站在高处的阁楼里面向下望,只见前门后门黑压压一大片,全部有人围堵。

    不光?#29409;?#20204;赖在那里吵闹,还有不少人是没见过如此盛事,特意过来看热闹的,不知道?#30446;?#33021;会以为他这是被抄家了。

    照这种形势,别说是人,就算连条狗恐怕都不能从大门口完完整整地走出去。

    白亦陵拍了下脑门,果断回房间换了件不起眼的朴素青衣,清奴在后面追着问他:?#20658;?#29239;做?#35009;?#21435;?还在?#30691;?#39277;吗?”

    白亦陵大步流星地将她甩在了后面:“出去透气,你们吃吧。别跟着我,莫让?#29409;?#30475;见啊!”

    他爬到后?#21621;?#36793;的大树顶上观察了一下形势,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从树枝上长身而起,向?#25490;?#36793;不远处的一座矮棚飞身跃下,继而轻飘飘在墙头上一按,无声无息,成功脱?#2136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nba比分直播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