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比分直播室|nba比分赔率哪个返水多

第三百七十四章

作者:锦若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都市神级医圣10026刘子光爵少的天价宝贝神?#35835;?#21355;总裁大人放肆宠帝国老公狠狠爱桃运神医隐婚试爱:?#31185;蓿?#22909;甜!

800小说网 www.qlwai.tw ,最快更新一品女仵作最新章节!

    许楚听了这话,眸子却是一沉。她?#20102;?#29255;刻追问道:“可知张家与朱家祖上是因何而生了仇怨的吗?”

    司空翰点点头说道:“这事儿张兵倒是?#35009;?#38544;瞒,且也有旁的邻居佐证,所以下官的确是知道的。”

    “据说在张兵爷爷还活着的时候,张家跟朱?#19968;?#26159;交好的,俩人甚至还总结伴到外面做工挣钱。可是在俩人老?#35828;?#26102;候,突然为朱三现在住的那处宅院闹翻了。张兵的爷爷说,那院子是他出过钱的,而朱三的爷爷则矢口否认。为?#32902;?#23478;没少打架,最后一度闹到衙门,经过京兆尹查探之后,判定那房产归朱家所?#23567;?#26412;来这事儿也就算是?#32902;耍?#27605;竟衙门都有了断绝。可是偏生张家人不服气,还有好几次张兵爹还曾偷偷潜入朱家去偷?#31185;酢?#36825;么闹了一阵子,朱家就报官直接告了张兵爹偷盗,官府查明之后,以偷盗罪将张兵爹下了大牢,使得张家直接就成了旁人眼里的过街老鼠。而张兵的爷爷,也因为此?#24405;?#28779;攻心没了。所以张家跟朱家的关系,就越发的紧张起来了......”

    这事儿说起来,也算得上是极大的仇恨了。毕竟,朱家当时跟张家的家境算是差不多的,可经过了这么多事儿,朱家越过越好,而张家不仅家败人亡?#19968;?#34987;打上了小偷的烙印。

    许楚垂下视线看着手上的供词,说道:“此事实在诡异,让人去张兵家中查看其家中的烛台跟蜡烛,若是没有异样,则派人去他买烛台跟蜡烛的杂货铺查问情况。另外,带张兵回来问话。”

    “如果张家跟朱家有那般深的仇怨,正常情况下,张兵怎敢独自一人前往朱家寻朱三?纵然是想要买其手中的房屋,也该先寻中间人,或是由包打听出面才对。”

    “况且,他如何知道朱三宿在偏房?#21487;?#33267;,在彭兴离开正屋的时候,他已经走到了偏房门前。除非,从一开始,他就跟踪?#25490;?#20852;跟朱三。”

    司空翰听了这番话,恍然道:“对啊,他怎会直接到偏房门前?”

    就在他拱手作揖,欲要离开之时,就见许楚再次开口了。

    “如果这件事情是张兵早就预谋好的,那他必然早已想好了对策应付官府查问。司空大人可以从细微之处入手,一则用他出现在偏房寻找朱三这一破绽审问,二则其很可能是前一夜潜入了朱三家中,也就是他很可能就是翻墙在青砖之上的青苔上留下痕迹的人,所以只要他没来得及换洗,身上必然会有?#22235;摺?#19977;则可从烛台蜡烛跟火折子入手......”

    常人出门,不可能虽然携带火折子,可是要纵火的人却不同。而市井之间所用的火折子内多含?#36861;郟?#33509;是使用后,手上或是衣服上难免会沾染些许?#36861;?#20043;物,要是仔细查看起来也必有不?#20303;?br />
    得了更细致的提醒,司空翰更是连连点头应声。就在他出门半刻钟后,张兵就被带回了刑部,同时被他派出张家跟杂货铺查探烛台跟蜡烛之事的衙役,也带了证人回来。

    很显然,这件事与许楚的预料果真是相差无几。尤其是在看到张兵袖子上被被灼烧过的黑点跟?#39029;竞螅?#21496;空翰?#38393;?#26356;是了然了。待到他吩咐衙役褪下张兵的鞋子后,发现鞋尖上赫然有一层青黑色的青苔之时,司空翰的就越发肯定他们的猜想了......

    这厢司空翰很快就撬开了张兵?#30446;冢?#20174;他口中,司空翰得知当年为这宅院的事情,张兵的父亲被下了大牢,而后其母亲因受不住外?#35828;闹?#25351;点点离开了。?#26434;祝?#24352;兵就对朱家满心愤恨,尤其是张家爹爹出狱家境一落千丈,却日日看着朱家过的风生水起之后,这恨意自然就更浓了。

    而张兵则日日活在父亲对朱家的怨恨中,又早早的体会到了世态炎凉,自然对朱家也颇为恼恨。

    在得知朱三欲要卖掉宅子离开京城之时,他心里勉强压制着的恨意就越发的?#29616;?#20102;。直到他无意中从父亲口中得知,朱三之所以出手阔绰,很可能是因为挖到了朱家院子里埋藏的宝物后,心里就更加不平衡了。

    后来有一日,他在外面游荡,恰好听到一说书人讲张举烧猪破案的传奇话本。当时,底下两个茶客?#38405;?#25925;事嗤之以鼻,还满是不屑的说张举此法太过草率了。毕竟,倘若那家男人是醉酒或是昏睡着,打翻了?#20599;?#34593;烛被烧死的,那他断那妇人有罪岂不是罔顾人命了?

    此话之后,就接连有书生模样的读书人开口附?#25512;?#26469;了,说三法司自靖安王掌权以来,对这般不清不楚的案子多是疑罪从无。

    ?#38405;?#20043;后,他就开始琢磨起了让朱三被自己烧死的事情来。

    其?#30340;?#20123;日子,他常常在外面游荡,未尝不是想要寻?#19968;?#20250;。原本他是前一夜?#22836;?#22681;进了朱三家中,只可惜那一宿未曾寻?#20132;?#20250;下手,第二日外面人声渐起,他?#35009;换?#20250;离开。?#36824;?#21364;不?#19978;耄?#36825;么耽搁,倒是让他有了机会。

    而这个机会,恰就是那?#24352;?#20852;在把朱三扶到偏房的时候。

    当时彭?#35828;?#27491;屋之后,他就迅速去了偏房,然后将点燃的蜡烛跟烛台放到了朱三翻身就能碰到的几上。为保证着火,他还特地将被褥扯出来一些......

    彭兴出正屋的时候,他其实刚刚从偏房出来。接下来的时候,便是朱家着火,而他也假意?#28982;稹?br />
    却没想到,正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他原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毕竟他是看到了彭兴偷偷摸摸的到朱家正屋寻摸东西,心道不如?#38376;?#20852;做了自己的证人。退一步说,就算衙门发现了朱三身死的真相跟蹊跷之处,那彭兴也能做他的替罪羊。

    可是,不?#19978;?#20182;钱算完算,都没算到彭兴听到自己的动静的时候,会那么快的?#20174;?#36807;来并?#39029;?#20102;正屋的门......他更没想到的是,这寻常的一件案子,竟然绕过了京兆府直接惊动了刑部侍郎跟靖安王亲?#24616;?#38382;......

    朱三的案子,就算这么落下了帷幕。只是这似曾相识的手法,使得萧清朗跟许楚久久没能将心放下。

    若这真的是那?#35828;氖直剩?#37027;只能说,他利用人心的手段越发的娴熟了。

    在锦州城锦银坊一案中,他利用张元横母子的仇恨除掉章氏夫妇。如果那个时候的他,在利用张元横母子的时候,还要先使得他们二人成为他手中的棋子的话。那这一次,他只?#36824;?#26159;用了一个似是而非的话本子跟几句看是有道理的争论,就勾起了张兵心里压抑着的仇恨......

    这着实让人心惊,也着实让人憎恶。

    ?#36824;?#24688;是如此,却也正能证明,此人常年在京城行走,或许还经常在市井坊间行事。

    这样推测下来,再加上之前许楚?#38405;?#21518;之人性情的推测跟刻画,还有其曾出京城运作锦州城的事情,再有芙蓉客栈中所露的?#22235;摺?#20511;可证明,那这个人应该并非朝堂之上的官员。最起码不会是皇上的心腹大?#36857;?#20063;并非?#35009;?#37325;臣。

    皇上的心腹大臣跟在京为官的重?#36857;?#26080;诏书不可能随意出京,更况且是前往锦州城运作那般大的阴谋。

    可是,虽然他没有在朝为官,?#36824;?#21364;也有着通天的手段。甚至能在户部跟后宫埋下?#24213;?#20197;至于能混淆视听。

    想到这里,许楚忽然想起?#35828;?#21021;无头女尸案中,让案情明朗的那颗金珠来。她记得当时萧清?#35797;?#27966;人前往金珠的产地查探,后来她也曾追问过,可是后来再?#35009;?#26377;听萧清朗提起过。

    如今,她们千头万绪的理不出个所以然来,自然不能放过当初抓到的细微线索了。

    “王爷,当初你派人去查的金珠,可有了眉目?”

    靖安王见她突然问起,先是沉默一瞬,旋即漠然一瞬,良久后说道:“近些年?#29616;?#23569;得,金珠就更是了。所以,除了历朝历代的贡品之外,并没有成色极好的南洋金珠流落在外。”

    “另外,当初因为刘文贵夫妻手中有几十颗价值极高的?#29616;椋?#25152;以我也派人追查了一下。发现那些?#29616;椋?#20063;并非是他们私下所购买的,至少在刘家账面之上并未有过那部分的银钱出入。”

    换句话说,那颗罕见少有的金珠,应该是旁人赠与的。而那些个?#29616;椋?#20063;极有可能是控制着真正刘青云之人送给予的,也就是那是幕后之人给他们的甜头。

    刘文贵的夫人喜爱珍珠,以至于刘文贵费尽心思为她搜集。而那幕后之人,在以海事权与刘文贵做了交易,并将他?#21355;?#25511;制之后,就?#38405;现?#36319;金珠作为小恩小惠?#31456;?#20854;心。

    而桃红作为那?#35828;陌底?#26497;有可能是在见到金珠之后心生贪念,继而将金珠据为己有了。

    如此一来,追查幕后黑手的事情,好似?#38047;?#26469;了转机。毕竟,作为贡品的金珠跟?#29616;椋?#26412;就是极少的,且是要记录在册的。无论是大周的哪位帝王赏赐下去,总归会留下痕迹......

    只要寻着那些名册查找,必将会有所得。只是,能得?#29616;?#19982;金珠赏赐的人,必然不会是寻常之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nba比分直播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