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比分直播室|nba比分赔率哪个返水多

第六十四章 刺殺從哪個方向來

作者:希行 返回目錄

推薦閱讀:神級龍衛都市神級醫圣10026劉子光爵少的天價寶貝侯府商女豪門崛起:重生校園商女總裁大人放肆寵極品全能高手

800小說網 www.qlwai.tw ,最快更新第一侯最新章節!

    向虬髯感覺到呼吸越來越沉重,第一次知道一層土有多重,一層土能有多密不透風,還好他還能感受到光亮,讓自己知道黑夜和白天。

    過了一個黑夜,一個白天,又一個黑夜,又一個白天,現在夜色正在慢慢退去,天就要亮了,而他的等待也終于要到了。

    他已經能聽到馬蹄聲滾滾如洪流。

    ......

    ......

    蹄聲恍若急雨敲打地面,行駛在荒野的小路上,重重的馬車搖晃像雨中的小船。

    “項都督,你身體可還好?你要不要躺一會兒?”原本寬敞的車里有三人就不寬敞了,兩個官員看著項云關切的問,一面要起身,“我們去騎馬。”

    從麟州到京城長途當然是騎馬最快,但因為項云身體原因,需要坐馬車,皇帝賜給項云一輛自己的馬車,其他人自然沒有這個待遇。

    離開京城后,項云就邀請同行的兩個官員一起坐車,這兩位大人是奉旨考察京城,以及代表朝廷請楚國夫人去麟州。

    項云對外宣告的身份是護送兩位大人,以及查看路途和京城防衛等等事宜。

    他手中有如朕親臨圣旨的事是秘密。

    “兩位大人騎馬,行程也不會加快。”他笑道,“與我一起坐車,行程也不會減慢。”

    項云說的這么有道理這么風趣,兩個官員哈哈笑著接受了。

    但三個人坐在車里,項云就不能躺下了,時間長了,路途越來越顛簸,項云的氣色看起來很不好。

    項云可是關系他們路途安危的,坐車雖然比騎馬舒服,但相對于保命,路途辛苦不算什么。

    他們多次去騎馬,但沒多久項云又請他們回來,這樣輪替也好,項云能間隙休養,他們心里也舒服些。

    現在他們又提出準備出去騎馬走一天,到了晚上再進來坐車,但這次項云拒絕了。

    “天越來越冷,昨晚我們也沒有休整,兩位大人也很辛苦。”項云道,“這段路不好走,我躺著反而更不舒服,靠一靠就好,大家在一起坐著還暖和點。”

    兩個官員就笑了,一個感嘆“項都督說話真是春雨潤物。”另一個則將背墊親自給項云放好,扶著他靠坐“來來項都督你閉上眼歇息”。

    “還想聽兩位大人講詩。”項云道,“投身軍伍幾十年了,聽兩個大人談詩論文,我就恍若回到讀書時候。”

    路途漫漫乏味,談詩論道是解悶的好消遣,兩個官員更高興了“那我們就獻丑了。”“不吵到項都督你休息就好。”你一言我一語選了詩詞開始賞析推敲。

    項云慢慢的閉上眼,面色身體都沉浸談天說地中舒緩了很多,但他的心神半點沒有松懈。

    那個刺客,隨時都會出現。

    在他想離開麟州去京城的時候,他的身體和叛軍并不是致命的危險,他要面臨的只有兩個大敵,一個是那個刺客,一個是楚國夫人。

    他帶了七千兵馬,都是親信精兵,野外行軍布陣迎戰無憂。

    但他也曾在千軍萬馬中受傷。

    他的身邊遍布高手,拿出來能以一當十,十個一起又能成千軍萬馬之勢。

    但他在重重圍護中被刺中。

    這是一個刺客,他窺探他,而他對他毫無察覺。

    但也不僅僅是一個刺客,他有同伴。

    所以這一次,他要防備他襲擊,也要防備他逃走。

    他坐在車中,比在馬上要隱蔽,那個刺客要殺他,先要從兵馬陣列中尋找時機,再要穿透車廂,穿透車廂,還要穿過車里多余的兩人......

    這個刺客的致命一擊只有一次,車里三個人。

    項云嘴角微微彎了彎。

    “哈哈,項都督聽的愉悅了。”

    “項都督可有什么高見?”

    車內的兩個官員撫掌邀請。

    “來來,我們同樂。”

    ......

    ......

    馬蹄蹬蹬,兵甲鏘鏘,荒野的小路蕩起塵煙,兩邊不是路的野地也瞬時被踩成一條路。

    斥候在前,如回旋刀,一片寒光飛出去一片寒光收回。

    盾甲兵列陣,長槍兵護兩翼,外方內圓滾滾向前,所向披靡,碎石飛跳,荒草伏倒,就算雨水從天上跌落,軍陣也能撐起一塊鐵傘密不可透。

    但叮叮叮叮的雨點卻從地下來。

    伴著雨聲寒光大作。

    “不好!”

    車外車里同時響起喊聲。

    車外四周的護衛長槍長刀向下砍去,車里閉目歇息的項云一把抓住兩個官員。

    地下鉆出一根鐵柱,伴著馬兒嘶鳴,人聲呼喝,這輛馬車生生被掀起,一柄長刀自下而上砍入車底。

    咯吱聲響,精美厚重的馬車被撕開。

    亂刀怒吼撲向馬車,裂開的馬車中滾落一團人影,長刀也隨之跌落,刀光閃過,一條手臂飛起,血花四濺。

    慘叫聲隨著裂開的馬車砸在地上,砸倒一片護衛,但有更多的護衛的刀槍格擋在馬車之上,長刀跌落其上一片火光。

    長刀脫手,伴著一連串的叮叮叮叮,人影如陰雨前燕子一般貼著地面向荒野掠去,身后箭簇如雨。

    ......

    ......

    “鄭大人啊!吳大人!”

    “我的胳膊,我的胳膊,我要死了。”

    “項都督,都督!”

    馬車下三個血人被抬出來,一個大人被砍掉了胳膊,大喊大叫大哭后已經暈過去,另一個大人毫發無傷但被嚇暈了過去,項云身上有血,是舊傷被震裂,但沒有新傷。

    項云此趟出行帶了四個軍醫,此時飛快的上前救治,現場忙而不亂.......這場襲擊在大家的預料中,沒有什么慌亂的,畢竟先前看到過那些從京城來麟州的人馬的慘狀,路上遇到叛軍襲擊啊,一萬兵馬只剩下三千人,死了三四個老爺隨從們。

    相比之下,他們出麟州這么久才遇到一次襲擊,還是一個人,還只有一個大人被砍掉胳膊。

    不過,這次的襲擊真是令人震驚。

    路上兵馬列陣肅容備戰,荒野里兵馬鋪天蓋地追兇。

    項云很快醒過來:“我還好,是撞在車上引發的傷口崩裂。”

    軍醫已經將他的身前層層纏繞,額頭上也冒出一層層汗:“萬幸是撞在車上只裂了表層,如果是內里裂了....”

    他可不是那個神醫獵先生能把心縫起來。

    早知道就該帶著那個獵先生。

    “獵先生神醫之技豈能我一人獨占?”項云道,“我難道要跟天下兵馬討要,只為了自己的性命。”

    如果還在明玉劍南道衛軍手中,他自然有理由討要過來,沒想到李明玉竟然舍得將這等神醫獻給皇帝。

    他很清楚皇帝的性格,給他一個如朕親臨的圣旨不算什么,一個能起死回神的大夫,那是絕對不行。

    “吳大人鄭大人怎么樣?”項云掙扎起身。

    軍醫忙按住不讓他動,鄭大人已經醒過來,聞言也連連勸他快躺好,流淚道:“吳大人已經包扎好了,暫時沒有性命之憂,只是這條胳膊啊.....”

    項云頹然躺下,道:“都是我的無用。”

    鄭大人道:“這跟都督無關啊,如果不是都督,說不定就不是一條胳膊了,這都是叛軍可恨啊。”

    項云道:“兩位大人明知路途險惡而不懼,可謂英雄。”

    鄭大人拭淚:“什么英雄不英雄,吾等之責罷了。”

    這邊說話,將官來請示急速前行還是就地扎營。

    “就地扎營,前方不知道是否有陷阱埋伏,先以靜待動。”項云道,他的傷他并不敢立刻就急行,雖然現在是破了外層,誰知道內層會不會也出現意外,“吳大人的傷要養一養。”

    將官領命,又道:“那個刺客中箭傷的不輕,定然跑不遠。”

    項云道:“不要活口,只要死人。”

    不管是亂箭還是亂刀,讓他死就行。

    ......

    ......

    向虬髯不知道自己還能跑多遠,他不吃不喝不動,將精氣神流散,只留著生命最后的一息,發出致命的一擊。

    不是對方死,就是他死。

    他死了沒有遺憾,能用生命最后一息發出一擊,足矣讓他的生命燦爛如花。

    身后的追兵他聽不到了,身上的傷痛也沒有感覺,唯一遺憾的是,現在是冬日,荒野里只有枯草,如果是春天,野花盛開,他死在這其間也是一件美事。

    向虬髯看著前方的山坡張開手滾落.....

    馬蹄疾馳踏飛荒草,泥沙都被帶出來。

    “他就在這邊。”

    為首的斥候呼喝,指著前方的山坡,弓弩齊齊響動,一聲令下洶涌而去。

    馬匹涌上坡頂俯瞰起伏,并不見有人影奔走。

    “他走不遠!定然藏在這里。”將官冷聲道,“拉網搜!”

    兵馬如扇形散開,拉開一張張鐵犁耙,在山坡上刮起一層層草坡,間或有野兔野雞亂飛一片混亂,滾滾而下。

    但除了野兔野雞荒草,一無所獲。

    兵馬只得再向前追去。

    ......

    ......

    不知道過了多久,向虬髯覺得身上的土壓的喘不過氣,身上每一個毛孔都被堵住了,他馬上要死了。

    不對啊,他怎么還躺在地里?

    他應該已經死了吧?

    最后一口氣喘出吸進去,他聞到了花香。

    冬天荒野里怎么會有花香?是到黃泉了,他微微的動了動頭,感受到耳邊有花瓣嫩嫩柔柔。

    死亡,真美啊。

    一個美麗的聲音在耳邊說:“你當刺客當到這么爛,是怎么還笑的出來的?”

    向虬髯嘆口氣喃喃:“大叔,不就是一朵花,你至于跟來黃泉嗎?”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nba比分直播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