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比分直播室|nba比分赔率哪个返水多

第750章 都是侩子手

作者?#20309;页?#20803;宝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都市神级医圣10026刘子光爵少的天价宝贝神?#35835;?#21355;总裁大人放肆宠帝国老公狠狠爱桃运神医土?#32769;低吃?#37117;市

800小说网 www.qlwai.tw ,最快更新侯门医妃有点毒最新章节!

    十天之期已到。

    菜市口人头滚滚!

    鲜血?#31454;?#20102;街面,看一眼都让?#35828;?#25112;心惊。

    无数的尸体从金吾卫诏狱运出来,运往城外乱葬岗掩埋。

    三千条人命,意味着三千颗人头。意味着背后许许多多个家庭。

    一时间,陆侍中名声大振,能止小儿夜哭。

    私下里,已经有人称呼他为酷吏,走狗!

    从杀第一个人开始,陆侍中已经不在乎了。

    杀一个是杀,杀三千也是杀。

    杀个人头滚滚,杀出他陆侍中的名声又何妨。

    敢对太后下毒,胆大妄为。

    下毒之人,根本不知道她一动手,会葬送多少?#35828;?#24615;命。

    天子之怒,杀母之仇,岂是那么容易平息的。

    任?#25105;?#27425;胆大妄为的举动,都是在葬送人命。

    为何皇宫最忌讳下毒?

    明明下毒是最快捷的办法,皇宫之人却对下毒一事谈之色变。

    因为每一次毒杀,紧接而来就是大清洗,无数人命被葬送。

    三千人头算得了?#35009;礎?br />
    高宗朝,某皇子牵涉到毒杀案。那一次,足足牵连了四五万人。

    四五万人啊,转眼间都成了尸体。

    无数人家破人亡,被诛九族。

    被流放之人,更是数不胜数。

    如今岭南烟瘴之地,还有当年被流放之?#35828;?#21518;人。

    昔日世家贵族,皆成了阶下囚,成了苦力,成了这个?#36125;?#26368;最底层的人,永世不得翻身。

    后宫,可以使用任何手段,构陷,栽赃,各种斗争全都?#24066;怼?br />
    唯?#32769;?#27602;,任?#25105;?#20010;皇帝都深恶痛绝。

    毒药,令人闻之色变。

    无声无息就能取人性命的毒药,哪个皇帝不怕。

    皇帝怕毒药,所以一旦皇宫发生毒杀,必定要进行一场大清洗,方能平息帝王之怒。

    不用质疑,苏文芷绝对是捅了马蜂窝!

    她破坏了游戏规则,她在后宫玩火,就要做好玩火自焚的准备。

    ……

    江南。

    一艘?#30171;?#20572;靠在码头。

    ?#30171;?#33258;北方而来,船上的人,多是跑北方的行商。

    他们将江南的货物?#35828;?#21271;方售卖,卖了钱又从北方购入货物?#35828;?#27743;南贩卖。

    文青书局出版的各类科举书籍,各类传奇小说。甚至还有过期的《山河书院报》?#35828;?#27743;南,都能大赚一笔。

    还有四海商行出产的棉布,羊毛毯子,羊毛制衣,牛肉干等?#21462;?br />
    ?#22303;?#20813;费的新民县房产信息一览表,拿到江南都能卖钱。

    江南的人,最爱听的就是关于山河书院的八卦。

    他们对皇室没兴趣,对朝堂没兴趣,对?#35009;?#21453;贼赈灾统统没兴趣。

    反正不管朝廷干?#35009;矗?#37117;是在扒江南的皮。谁让江南富足。

    他们对山河书院每月一次的裸奔,却兴致勃勃。

    有人发?#21046;?#20013;商机,同?#20384;?#21271;往的商人合作,搜集山河书院的八卦,集结成册,?#30342;?#19968;刊,在江南各地贩卖。

    销售情况竟然意外的火爆。

    如果能配上彩图,绝对供不应求。

    江南人不差买书那点钱。

    可是江南的书局,彩印技术渣得不?#23567;?br />
    无论怎么改进技术,印出来的彩图,色彩都糊成了一?#29275;?#36830;个人脸都看不清。

    同文青书局精美的彩印,犹如真人刻在纸张上的真实,不可同日而语。

    仿佛隔着一千年的技术壁垒。

    文青书局靠着彩印技术,就已经打败了同?#36125;?#20840;天下所有竞争对手,立于不败之地。

    船靠岸,商人们雇来脚夫,将货物搬出船舱,运往熟悉?#30446;?#26632;或是商?#23567;?br />
    “这回运来四百册《杨先生讲论语》,四百册《杨先生讲中庸》……《科举一百零八问》《手把手教你考科举》《历届科举试题汇总》……定能大赚一笔。”

    “有没有毛线?谁有羊毛线?我们东家高价收购!”

    ?#20843;?#26377;牛肉干?高价购入!”

    ?#20843;?#26377;山河书院考试冲刺习题集第六版第七版?”

    “有没有《前世今生人鬼情》精装版和珍藏版?一定要有二十?#33487;?#30011;像的那一版。高价购入,有多少要多少。”

    “有平装版的《前世今生人鬼情》要不要?”

    “不要!我们书局自己就能印刷平装版?#22270;?#35013;版。”

    “你们那是盗版!盗版必究。”

    “你又不是文青书局的人,盗不盗版关你屁事。天下书天下人读得,读书?#35828;?#20107;情,能叫盗版吗?”

    好一个天下书天下人读得,被怼的行商伙计哑口无言。

    商人见伙计被怼,就说道:“这话你到京城新民县说去,看看你会不会被山河书院的学生打死。”

    “到了新民县,你敢这么说,你一定会被山河书院的学生打死。?#34987;?#35745;得到东家的支持,底气高涨。

    书局伙计轻蔑一笑,“山河书院的学生再嚣?#29275;?#20063;跑不到江南。读书?#35828;?#20107;情,你们少掺和。喂,你们到?#23376;?#27809;有精装版和珍藏版?说真的,我们东家可是放了话,有多少要多少,价钱好商量。”

    “说了没有!有也不卖给你。走开,走开,别挡路。”

    等到码头乱子结束,商人们纷纷下了船,围着码?#36820;?#33050;夫苦力也都散去。

    一个头上包着头巾的妇人从船舱里面走了出来。

    此人正是金吾卫追捕下,仓?#20365;?#31388;的苏文芷。

    她很警惕,四下张望,确认没有人注意她,才下了船。

    在码头租了个驴车,前往城内。

    初夏季节,江南已经感受到暑气。

    今年的夏天一定很热很?#21462;?br />
    青石板路面,湿漉漉的,昨晚上刚下过雨。

    坐在驴?#30340;冢?#33487;文芷重重喘息了一声,嘴角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

    这些日子,她寝食难安,像个惊慌失措的小姑娘。尤其是当身边的人一个个死亡或是失踪的时候。

    终于到了江南,她会平安的。

    苏文芷坚信这一点。

    驴车顺利进了城,停在一?#23736;?#36827;宅院门口。

    苏文芷下了驴车,?#35835;?#38065;,等车夫离开后,她才上?#25170;?#38376;。

    咚咚咚……

    门上的铁环?#20040;?#30528;大门,发出沉闷的响声。

    大门应声而开,露出一张面目苍老的?#22330;?br />
    ?#29256;?#23351;,是我!”苏文芷扯下头上的头巾,露出真容。

    苍老妇人嘴唇动了动,想说?#35009;矗?#32467;果?#20174;?#20808;流泪。

    “原来是姑娘,进?#31383;傘!?br />
    苏文芷跨进大门。

    苍老妇人在她身后将大门重重关上,并插上门插。

    苏文芷熟门熟路进了后院。

    到了熟悉的地方,她全身放松,不复之前的紧张以及警惕。

    以至于?#20154;?#25918;下了行李,才后知后觉发现屋里竟然还有一个人。

    ?#20843;?#35841;在哪里?”

    一个人从阴影中走出来,赫然正是陈大昌。

    苏文芷一声惊呼,转身?#32479;?#38376;外跑。

    还没跑到门口,就不得不止步。

    门口出现了数个气?#24066;綴返?#31961;?#28023;?#19968;看就是手中沾过血的人。

    ?#29256;?#23351;,嬷嬷……”

    苏文芷不敢置信地大声喊道。

    苍老妇人出现在门口,满目含泪,欲说还休。

    苏文芷愤怒呐喊,“你为?#35009;?#35201;背叛我?你说啊!”

    一把利剑,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

    噗!

    利剑刺入身体。

    苍老妇?#35828;?#22836;,看着穿透身体的剑尖,目光有些茫然。

    她缓缓回头,目光对?#20185;?#22905;的壮?#28023;?#22068;唇动了动,却一个字都没吐出来,?#32479;?#22320;面?#31995;?#19979;。

    噗!

    利剑从身体中抽出来,鲜血喷溅。

    “不!”

    苏文芷厉声怒吼,?#29256;?#23351;,你不能死。”

    苏文芷往前扑,她要去扶住嬷嬷。然而却?#30343;?#22312;门口的大汉阻拦。

    苏文芷疯狂大喊,厮打着,“你们要?#26412;?#26432;我,为?#35009;?#35201;杀她?她是无辜的啊!”

    “半个月前,京城菜市口三千颗人口,滚滚落地。那些人多半都是无辜的,却都因你而死!苏文芷,你在做事之前,就没动过脑子吗?你命人给太后下毒之前,就该?#31995;?#20170;日后果。你的嬷嬷,只是开始,还会更多的人因你而死!”

    陈大昌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

    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刀,插在了苏文芷的心头。

    陈大昌挥挥手,护卫将嬷嬷的尸体带了下去。

    地面留下一摊血,那样的刺目。

    浓郁的血腥气,让人心头作呕。

    一个护卫端来一盆清水,泼在地面上。洗去了血迹,却洗不掉手中的血腥味。

    每个人都是侩子手!

    这屋里,没有谁是无辜者。

    ------题外话------

    要努力,要振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nba比分直播室